您的当前位置 >> 铜陵文明网 > 品读铜陵
第一次见到人民解放军
  • 来源:铜陵文明网 发表时间::2018-01-22    字体大小: 12px14px16px18px
  •   19494底。安徽省铜陵大通澜溪街运动场旁一幢草房。

      早上七点许,我睁开眼,朝门外望了一眼,随即吃了一惊,4个持枪的大兵不知何时整齐地站在了我家门前运动场的岗亭边,熹微的晨光在他们破旧的灰色军装上一跳一跳的。我知道,他们——终于打过长江了。

      昨天夜里,踩着解放大军渡过长江进驻大通的脚步声,母亲带着我和奶奶,慌忙准备离开大通去青阳亲戚家。当小木船缓缓划进青通河(大通通往青阳的一条长江支流),母亲拍拍船夫铁柱的肩:“去大士阁(座落在青通河边的大九华山头天门——大士阁寺院)拜一拜吧!”船在离大士阁最近的河边靠岸,母亲和我下了船,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,走到寺院大门,面向大门内的大雄宝殿,默默站了几分钟。母亲的手发热了,出汗了。回到船上,母亲突然吩咐:“不去青阳,掉头回家吧!”她的声音有些颤。

      那年我8岁,在大通天主堂一所西班牙教会办的学校念书,是个很记事的孩子。

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一起床就跑到客厅,母亲早已在那里了,手里攥着前几天父亲从外地托人带来的信。我朝半开的大门外努努嘴,母亲勉强地笑了一下,顿时两只大眼里闪着一些忧虑。奶奶在自己的小房间,捧着一尊观音像喃喃地祷告着什么。

      大约八点光景,妈妈端着一盘子刚蒸熟的米粑粑(咸菜心)出去,一会儿又原封不动地端了回来。奶奶的眼神有些发愣,看见妈妈端进端出不知何故。天主堂的大钟敲响了十二点时,妈妈又给士兵送了次茶水和饭菜,照旧原样端回。

      我打开算术课本,却怎么也做不下去,连作业题在那一页都翻不到,握笔的手生硬得令人无法忍受。我索性合上书本,久久地趴在窗桌前。4个士兵,就在离我3米远的地方肃立着,手中的剌刀闪着寒光。哟,士兵好年轻,顶多比我大七八岁呢,唇上连胡须都还没有。有个士兵军帽上有个洞,是渡江战斗中子弹穿的吧。另一个士兵脸颊上方有个长长的疤痕,一定是剌刀划破的。他们的军装上满是灰尘和斑痕,大赤脚穿着草鞋。

      这时,军帽上有个洞的士兵从身上挂着的蓝色布袋里摸了点什么,仰着脖子放进嘴里,嚼了一会儿,然后从腰间摸出军用水壶,又仰脖喝了几口水。接着他蹲下,捡起些刚洒落在地上的什么,摊在手心吹了吹,再放进了嘴里。我好奇地把上半身探出窗外,仔细一瞅,差点叫出声来:麦子!那种炒得焦黄的麦子!

      我一陈风似的跑进客厅,“妈妈,他们吃的是大麦!炒得焦黄的,好可怜!”妈妈涨红着脸,陡地站起,“没错,这是共产党的队伍——人民解放军,你爸信上说的对,是为老百姓的队伍!奶奶,竞儿,我们一齐动手,打开所有的门和窗户!打开!”她又交代我,大通邮局一恢复营业,就给父亲写信。我使劲点着头,春天的阳光像潮水一样涌进来。

      后来得知,在我家门前运动场站岗的士兵,是刘邓领导的人民解放军渡江先锋部队。

      这就是少年时,“人民解放军”这五个字就已牢牢烙印在我的灵魂深处。

      这就是我人生起步中第一次见到的人民解放军。(铜陵铜官区横港社区 何竞)

    责任编辑:蒋洁
  • 铜陵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安徽省铜陵市国土局5楼 邮编:244000 电话:0562-2208012
  • Copyright © 2013-2017 http://tl.wenmi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