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 >> 铜陵文明网 > 品读铜陵
江南清明
  • 来源:铜陵文明网 发表时间::2018-03-29    字体大小: 12px14px16px18px
  •   小雨连续下了好几天,我独自坐在电脑前看养生讲座,很喜欢这种滴答滴答的宁静。对于现在的城里人来说,或许,并不讨厌下雨,只是怕走山间泥泞的小路。经过一阵春雨的洗礼,阳台的杜鹃花、兰草花开得红红火火,我心中莫名地欢喜,顿时发现清明将至。

      江南的清明正是油菜盛开的时候,也是春耕农忙的时节。不必说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杏花烟雨江南杨柳岸,光是渐满江河湖塘水里的肥鱼和山上野菜就够吸引人的了。记得前些年的时候,清明回老家古镇大通神奇山上坟,冒着大雨走了五六里山路。晚上母亲蒸米粉肉,包荠菜饺子加上自酿的米酒可谓绝配,光是闻着那味儿,沉睡的胃就开始温暖起来。火盆里烧着笋皮柴禾,烤着湿透的裤子,火苗里不时发出“哔哔啵啵”的炸裂声。热气腾腾的火光映在身上暖融融的,外面风雨呼啸,瓦上噼里啪啦,孩子们在谈天说地……一时兴起,便胡诌几句:“阳春三月天,野菜鳜鱼肥。采得鲜春笋,笋皮小火炊。”这大概是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清明回古镇大通。

       在古镇大通,清明讲究“前三后四”,即清明前三天、后四天皆可扫墓。古时候,大通小镇有统一的祭奠仪式,街上的商会统一出资,举办舞龙、举旗、打凉伞、乐鼓游行活动……各家族都乘此热闹,上山祭拜,持续一周,其壮观程度堪比春节。解放后,破旧俗,树新风,各家各户分开祭祖,一行行男人(大多是祖孙三代,女性很少出门扫坟)带着酒食、花卉、锄头、香烛漫步在山间的小路上……颇有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的味道。写到此处,不禁想起逝去的父母,记得每次长谈我都是静静地听他们诉说。父亲早些年做过一些大事,当过“查广大”布店经理,大通慈善会会长,大通日报社名誉社长,阔绰过一段时间,生意做得很大,后来公私合营、“文革”开始,家道由此衰弱。上次谈话已是10年前了,说家里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,近些年身体有些不好,时常心闷腿痛,行走不便,恐怕不久于人世,末了他又问我的事业和其孙辈的学习情况,再三教导我们要好好做人……如今在父母的坟头,回念及此,唏嘘感慨,凡此琐碎,如影历历,虽为陈迹,思之凄鲠。

      扫坟的意义在我看来其实蛮多。春游踏青、家人聚会、采吃野菜……当然主要还是缅怀先人,更要缅怀先烈,开展传承教育、爱国主义教育,不忘初心。

      青苔斑驳的石碑上仿佛记载着一个人的一生,仿佛历史的风雨都能用手指在漶漫的碑文里掏出来。对每个人而言,祖坟算是叶落归根的“根”。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,故乡、祖坟都跟他冥冥地连在一起。近几年,在台湾同胞里,上至百岁下到怀抱婴幼儿,每年都有许多人到大陆寻根问祖的,就是一生在海外发展的不少专家学者名人,晚年也回到祖国归根,我想这也是对故乡的一种情怀和对养育祖先的土地一种特殊感情。

      山花扫更落,苔痕踏复生。我想,扫坟还有另一层意义,那就是告诉活着的人,不管你生前如何辉煌,死后都是一抔黄土一抔魂,两行青松掩残躯。正如《六尺巷》诗云:“万里修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。长城万里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当你看到游到此处,想到此处,就能放下很多,什么功名利禄都是虚幻,一切归于尘土,爱恨情仇不过风雨一瞬。人生在世,应忍让谦恭,大度宽容;要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美好的生活环境;有生之年,重在适意,贵在淡定。清明扫坟不仅是对死者的缅怀,也是对生者的开悟。 (铜陵铜官区横港社区 何竞)

    责任编辑:蒋洁
  • 铜陵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安徽省铜陵市国土局5楼 邮编:244000 电话:0562-2208012
  • Copyright © 2013-2017 http://tl.wenmi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