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 >> 铜陵文明网 > 品读铜陵
改革开放40周年:《秋夜再次话改革》
  • 来源:铜陵文明网 发表时间::2018-11-01    字体大小: 12px14px16px18px
  •    

      群心村。

      又是一个金秋收获的季节。

      今年正逢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,曾记得,30年前为纪念我国改革开放10周年,我写了一篇豆腐干大的纪念文章,题为(秋夜话改革),当时被《铜陵报》三版副刊采用,别提有多高兴。这一晃,又是30年过去了,我那篇文章的主人公马方贵三叔现在生活怎么样?马三婶,肖大哥,小虎子,王大爷他们过得还好吗?这不,我一下班,吃过晚餐,带上书写包踏上了去乡村的路,想再次与他们聊聊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新变化。

      我沿着那记忆中熟悉而又陌生的方向,不知不觉行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,马三爷家老宅到了,我正准备进屋,刚跨大门,借助乡村路灯我发现,原来马三爷家的大门是锁的,这一时我还真没了方向。

      “你是来串门的,找马三爷的吧。”

      “是呀。”“哎,你是肖大哥吗。你好。”

      “啊呀,是毛头呀(我的乳名),你这么晚回来找三爷干嘛?”

      “想看看三爷和你们啦。”说着、说着,我们的手就紧紧地握在一起,“身体还是这么棒,生活过得好吧”我问。“好,现在孩子们都在城里安家了,我老俩口还是舍不得老家,我总觉得老家住得舒服,这不,我早就晚餐啦,每天有个规定,微信一万步,早晚不当误,村里的路灯全覆盖,走到哪都跟白天一样,走累了还有石椅、石桌提供给你休息。现在我们的生活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,幸福!”说完,肖大哥便竖起了大拇指。听完肖大哥这番话,一下子就减少了我对肖大哥的一份牵挂。一番喧寒之后,当肖大哥了解我的来意后说:“三爷早搬新房啦,他现住在村中心村和谐小区,可气派呢,这老房子早成他家孙子的仓库啦”。说完,他便热情地领着我向中心村走去,几分钟的路程我们便到了中心村。

      映入眼前是一栋栋粉墙黛瓦的皖南徽派两层住宅楼,一排排徽派韵味十足的老年公寓,村新建的农民公园静静地平躺其中,整个小区草木青翠,彩灯迷人,不远处的村渡江文化广场歌舞飞扬,大排档,吃烧烤,逛公园,一股股浓郁的乡村气息扑面而来。嘿!好不热闹。一到公园旁的和谐小桥,我远远地就看到了马三爷,只见马三爷手端着茶杯,半坐在躺椅上,身边还放个茶桌。

      “马三爷,你可让我好找呀,要不是今遇上肖大哥,我真要在村里逗圈圈了”。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。马三爷一个劲地笑着说:“毛头,你今晚怎么来了呢?” “我想你们,今晚就是来看看你们”。这时,马三婶给我和肖大哥每人沏了杯热茶给端了上来,马三爷见状就招呼我俩先喝茶,并介绍这茶是孩子们买的,孩子们都知道他最喜欢喝猴魁茶。此时,我看看三爷和三婶,他们除头发基本上白了,与30年前比,还真的变化不大,两人身子板还是那么硬朗,精神各方面还不错,但三爷明显发福啦,说话语气转慢了。

      “三爷,30年前我们在你家聊天的事,还记得吗?”我问。

      “记得,那怎么不记得”,这时,马三爷端起茶杯呷了呷一口茶道:“一晃,改革开放今年正好是40年了,这40年的巨变,我们村和铜陵城乡一样,可真是翻天覆地,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我们一个地道的农村人能过上这样好的生活,这柏油马路都修到了家。孩子们买车就跟玩自行车似的,轿车我家就有两辆,连我老两口子的住房装饰也像皇宫一样,闭路电视、热水器、卫生间、大小彩电、空调、冰箱要啥有啥,这烧饭都不用柴火了,全都用电和气,又方便又环保,让我们闲得总觉得没事干了,要不,我前一段时间还和你三婶到北京转了一圈,下个月还准备去三峡转转,我们旅游还免收景区门票呢”。这时三婶也插话道:“当然闲了,连土地都被种植大户流转了,过去种地还交农业税什么的,现在倒好,国家不收税了,反过来还补助我们粮贴,还有国家和各级政府,尤其是村里给我们发放养老金,看病还能给报销,我们也不知道修了那门佛,这么幸福”。三婶一番话说得大家都哄堂大笑。刚笑毕,三爷的手机响了,是三爷的二闺女从上海打来的,只听三爷说;“知道,还有,不缺不缺…”之类的话,三爷挂完电话对我们说:“二女儿不放心我这“三高“病,叫我多注意休息,问上次带回来的东西可吃完和用完啦,说近期还买回来,叫我到三峡旅游之前要做个全面体检”。大家又是一场大笶。

      说着,笑着,我自然就提到了30年前一起聊天的小虎子情况,一提起小虎子,三爷又呷了几口茶说;“小虎子可是个有出息的孩子,现在可是个大老板啦,在改革开放初期,小虎子在生产队评不上一个男劳力的10分工,只有八分,一天挣不到一块钱,小虎子一气之下跑出去了,一干就是八、九年,回来也只能填饱肚子,但这八、九年他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和经验。也就是那年聊天之后,他北上北京,干起服装,房地产,传媒等一步一个脚印,这几十年的打拼,他够了,我们老家人还跟着占光。来!我来拨打他的电话,你们电话聊聊”。只见三爷迅速拨通了小虎子的电话,他们双方互相问候之后,三爷便把手机递给了我。接过手机,我们也相互介绍问候过,我提起了在一起聊天的往事,小虎子在手机里面说;“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聊天,就像发生在昨天,回家就是睡不着觉,大家聊天的话时刻在耳边想起,你发表的文章我还拜读几遍,也就那个时候我来北京了,通过这么多年的打拼,有了一点点集累,保自己糊糊日子多多有余。下一步想通过在北京这边办的传媒公司,等条件成熟了,想回老家开办个艺术类的什么,为家乡的青少年做点什么,也算是回报家乡吧。现在,父母都在我这里,生活得挺好,我也很少回去,待下次回去我一定去拜访你,记住来北京一定打我电话”。

      从这电话里,我听得出,小虎子成功了,是改革开放40年成就了他,我祝福他。此时,我心里又想起了30年前采访的王大爷,他现在生活过得还好吗?于是,我又向马三爷和肖大哥问起了王大爷的情况,他俩告诉我,王大爷因过去家里穷,一直未娶上媳妇,直至今日还是单身,一个人生活,快80岁了,早在20年前村里就让他五保了,现在生活还是有保障的。我问,这个时间点我想去看看王大爷,他老人家方便吗?马三爷说:“方便,他身体也硬郎得很,他多次问到你,你去他准高兴,走,我带你去”。

      说完,我和马三爷,肖大哥便向王大爷家走去。十来分钟,我们就到了王大爷的家。王大爷住的是两间瓦房,房外各种物资还是摆放有序,屋内卫生也是打扫得干干净净。一进屋,只见王大爷正在看电视,他见到我们一行立刻关闭电视,站起来与我们打招呼,并让我们坐下。我上前扶住老人问其身体可好,王大爷说:“一句话,享共产党的福,这房子是村里给我建的,吃的是政府给的,有病住院也花不了什么钱,每天村里还派人来给我做服务,帮做这做那,要是在过去,像我们这些孤寡老人早就完啦,现在不仅是包住包吃包医,村里还成立居家养老服务队,上门服务,平时还发些零花钱,每年都带我们过重阳节。”老人家一口气说出了许多。也就是在老人说的中间,我看了看厨房,只见厨房里除了用电用气的灶台外,还留着一口用柴火的灶台,我便问老人,“现在生火都用电和气了,你干嘛还留这柴火灶?”王大爷笑着说;“这是习惯啦,总喜欢吃柴火烧的饭,饭香,现在我有的是时间,不像改革开放前,生产队长一吹哨子就要上工”。在老人的客厅,我看到了两张饭桌,其中有一张是又旧又破,我走近摸了摸问:“王大爷你干嘛还留着这张旧桌子?”“这是我家唯一的传家宝,是父辈们留下的,我舍不得扔,留下是留个念想,想想现在的生活,我们值了”。

      夜幕已全降临在天空,我不得不话别王大爷,马三爷和肖大哥,独自行走在返回的路程中。此时我也在想,刚才在王大爷家,老人家的一番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,如果没有这改革开放40年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,住在一个偏僻的江心洲上的马三爷,肖大哥,小虎子,王大爷能有今天吗?马三爷和三婶家的变化,从无到有,一家人齐乐融融;肖大哥生活讲究,一直坚持科学养身,锻炼和保持着那么好的心态;小虎子能跳出农们,闯荡社会,从打工仔到成功的企业家……他们一个个的笑声,笑得是那么真,笑得又是那么甜,不都是发自内心盛赞党的改革开放好政策吗!

      想着,想着,我已走出了村庄,回首再看看刚走过的村庄,乡村的秋夜是美好的,更是多彩的。我通过彩灯闪烁迷人的村口牌坊望过去,一排排整齐的路灯,照亮了大半个村庄,安装在房顶,凉亭,樟树和各大小石桥流水处,闪耀着迷人的彩光。顿时,让我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诗《秋夕》;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”我衷心地祝福这个村,明天会更好!马三爷,肖大哥,小虎子,王大爷,哦,还有马三婶,定会分享到改革开放带给他们更多更好的幸福“蛋糕”。(古中举)

    责任编辑:查嘉宝
  • 铜陵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
  • 地址:安徽省铜陵市淮河大道358号 邮编:244000 电话:0562-2862152
  • Copyright © 2013-2015 http://tl.wenmi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